中铁渤海轮渡 两代人接力与10本职务证书见证建国70年航海业的巨大变迁 一位铁路船长的信念与坚守

2019-07-10

在渤海湾上,有一位铁路船长,从驾驶千吨级的小拖轮、日本的二手船,到万吨级的豪华客滚船,一直到亚洲第一铁路轮渡,指挥世界上最先进的铁路客滚渡船,见证了祖国70年建国航海事业的飞速发展变化。30年间,从二副到高级船长,他一共拿到了10本职务证书,共有12次职务和船舶等级上的变化。他就是中铁轮渡公司高级船长王秀义。

????

????父亲的嘱托,两代人的信念接力与坚守

电视剧《闯关东》里的镜头至今令人难忘。一艘木质小渔船从山东烟台离岸,船上载满了衣衫褴缕的难民,经过几天几夜海上漂泊的生死历劫,才到达大连。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渤海湾两岸的人们出海,还多靠手摇橹船、渔船、木质汽轮,岸上的年轻水手扬臂将缆绳抛出,望着小船悠悠驶离码头。

数十年过去了,渤海湾两岸风光变迁,承载着两岸人日常出行的交通工具也发生着悄然变化,而今,设施一流的万吨级豪华客滚船,让乘客如履平地,舒适安全。

建国70年的时代沧桑,尤其是40年的改革开放,一如澎湃涌动的海潮,推举着我们不断前进、发展王秀义父子两代人,亲眼目睹了渤海湾上日夜往复的艘艘渡船,以摆渡一如既往的信念与坚守,70年奇迹,作了最佳见证

????今年52岁的王秀义出生在航海世家。父亲是1946年参加革命的老军人,新中国成立后,老人家转业到上海海运局大连轮船公司,一直在工农兵客滚上担任厨师长。1985年王秀义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开始准备填报大连工学院。可对祖国航海事业充满感情的老父亲,坚决要求儿子报名大连航海学院。

谁曾想,父亲当初帮助做出的选择,却成了王秀义一生的事业。从入读大连航海学院的那一刻起,王秀义就爱上了大海,爱上了轮船。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转眼已逾三十年。

三十年来,王秀义从一名新人到逐渐成长为一名经验丰富、技艺高超的高级船长,期间经历了太多太多有远离家人的心酸,有长时间航行于大海上的孤独,有滔天巨浪的生死考验......

可这一切,都没有改变王秀义热爱大海、热爱轮船的初衷,是什么让他如此坚定执着?或许,就是那根植于内心的信念,根植于父亲那殷殷的嘱托。

?

????自豪的源泉,是祖国航海业的巨大变迁

????回忆起刚刚上船的经历,王秀义说道:刚开始,都是千吨的小船,吨位小,设备落后,生活条件也差,船舱门一开,汗臭熏人船长的座位是木凳子夏天驾驶室没有空调,非常炎热。船上也没有对讲机等通信设备,行驶在海上靠罗经、声号,基本依赖船长的经验驾驶。?

????随着国家的强盛,国力曾强,航海事业也不断发展壮大。 王秀义介绍说:我现在驾驶的中铁渤海轮渡公司的铁路客滚渡船,全长182.5米,属世界一流技术装备、国内最大的客运滚装渡船,担当的是亚洲最长的铁路轮渡航线。

????渡船在国内首次采用全电力吊舱式推进系统,拥有GPS定位系统、IRS识别系统、电子海图等助航设备以前雷达扫描只能看到一个点,具体是船舶还是浮标、小岛等不太确定,要肉眼确认。有了电子海图后,可以直观看到整个图像,识别海上移动目标,判断是否对我们的渡船有安全威胁,以便及早采取措施,安全性进一步提高。

尤其是我们配备了减摇鳍,大风浪航行的时候,打开减摇鳍,就和两个翅膀一样,让渡船的航行更加平稳。我的父辈都是驾驶国外淘汰下来的旧轮船,现在我指挥着国内自己制造的豪华滚装船,心理感到非常的自豪。

?

????海浪的考验, 12级海风与10小时救援

????多年的海上航行,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1999年11月24日,烟台大舜号渡船发生海难,造成290人死亡,5人失踪。而与此同时,王秀义驾驶的“银河公主”号渡船,正在离大舜号不足10海里的海面上。

????王秀义说:“那天,我驾驶‘银河公主’从大连开往烟台,就在即将抵港的时候,海上风力突然达到10级,阵风能达到11级到12级,涌浪有3到6米。船体向左倾斜20多度,震荡可怕极了,船舱里搭载的半挂汽车,当时已经是原地扣过来了。”

面对生死考验,王秀义临危不惧,立刻传达了抛下双锚原地抗险的指令。同时发布全船广播,稳定旅客情绪,维持船舱秩序。王秀义坚定地站在指挥台上,大声喝道“都不要慌!注意听我指令!”

经过大家的全力配合,十几个小时后,载客465人,95部汽车的银河公主号在无外部救援力量的情况下,无一人伤亡成功脱险,被烟台救捞局授予个人记大功一次,集体一等功。

事后,王秀义感慨的说:“要说当时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这个事对我后来也有很大的影响,有时候上船,遇见大风浪,后脊梁还是经常冒冷汗。”

?

团圆的期盼,13年轮渡春节与1次年夜饭

夜越来越深,一望无际的海面静悄悄,一艘银白色的渡船在海面上平稳前行。当旅客和其他白班工作人员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渡船的驾驶台旁,一个身材高大,腰板笔挺的身影毅然望着远处的海面。从王秀义那泰然坚定神色中,人们怎么也不会看到他内心的波澜。

船员的工作性质很特别,往往需要在大海上漂泊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家团聚。工作那么久,王秀义少有遗憾,但几十年下来,却没有认认真真与家人聚在一起,过过一个完整的年。要说亏欠,就是亏了自己的家人一点。

王秀义的妻子曾沂说:我跟王秀义结婚后,在家过的春节,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到中铁渤海轮渡工作13年,也只是在家过了一个年。每次去看他,我都舍不得牵他的手,怕这一牵手,就再也不想松开了。真盼望今年他能在家,和我们一起过个团圆年,到时候,我就能拉着他的手,一起回家。

?????王秀义却常常讲:我喜欢大海,我热爱我的工作,从我进入大学的第一天起,我的命运,就和大海系在一起,和轮船系在一起,和旅客的生命安全系在一起,每当看到渡船缓缓驶离码头,岸上连连挥手告别的人群,作为一名船长,要带领全体船员保证安全,既有自豪感,更感到肩上的担子无比艰巨。

?

????责任的重大,让他时刻细如发丝

船长不仅要有丰富的航海经验和精湛的操作技术,他也是一船之长,是整艘渡船最高管理者和安全航行第一责任者。在渡船上的日子里,不分黑夜白昼为渡船保驾护航,已经是王秀义习以为常的事情。

有时他会在凌晨两三点,在大家最容易犯困的时候,来到驾驶台,查看大家的工作状态。一次凌晨,王秀义来到驾驶台, 发现三副小杨正倚靠在栏杆上休息,他立即上前纠正。小杨委屈的说,我不过是靠着休息一会,又没有耽误工作。

王秀义语重心长道:“大海是无情的,又是瞬息万变的,轮渡再大,在浩瀚的大海上,也是渺小的。一瞬间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小杨正了正身体,羞愧地低下了头。渡船鸣笛进港,每当看到渡船一次次将旅客安全送达,笑容便浮现在王秀义那略显疲惫的脸上。

为了保证渡船的运行安全,许多事王秀义都会亲力亲为,每次开航前,王秀义都要到火车舱和汽车舱逐一确认车辆加固情况,轰鸣的机器声,穿过隔音耳机,还是震耳欲聋,遇到问题,王秀义便通过手势,与同事们交流,日积月累,王秀义与大家之间,已经形成了默契,无需言语,命令全清。

在工作上,王秀义要求严格;在生活上,王秀义更加心思细腻。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是寂寞孤独的,没有骄阳下的喧闹繁华,更没有夜晚的霓虹闪烁,船员们一连在船上漂泊几个月,工作、生活难免枯燥,尤其是生病、过节等特殊时段,更是思亲念家。

有一天,王秀义发现木匠小蔡,情绪不高,通过聊天得知,小蔡是南方人,许久远离家乡的他,倍感思亲。王秀义听在耳中,记在心上。晚饭的时候,特意吩咐厨房,为小蔡做了一道酸菜鱼。“谢谢船长,没想到我随口一句话,船长竟然记在心上,这顿饭,我吃在嘴里,暖在心上。”小蔡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王秀义还经常利用靠泊时间,在渡船上召开船委会,举办联欢会,小型问答,趣味比赛等小型活动,丰富船员的业余生活,以缓解船员的思乡之情,增添工作中的乐趣,提高确保安全的斗志和信心。

????古罗马诗人奥维德说:有信念的人经得起任何风暴。数十年如一日的掌舵航行,风里来雨里去,可以说经受住了各种各样的风暴,他用为人们的安全出行保驾护航的坚守行动深刻诠释了一个渡船人忠贞不渝。这就是数十年如一日,为大家安全掌舵的王秀义。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